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动感单车多少钱_动感单车哪个牌子好-动感单车品牌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M1野小兽 >

你不也帮了我多少忙吗?你帮我去送礼

时间:2021-05-01 11:4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窗外一会儿就浓烟滚滚,黑得看不清人脸,屋里每个人都以最快的速度抓起包来一眨眼就窜到了楼下,人的求生本能真是了得。 消防车一会儿就呼啸着到了,一时间警灯闪烁,浓烟滚滚。高压水龙头疯狂地扑向火舌,围观的人群吓得唔唔地发出怪叫。 大火很快被扑灭了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窗外一会儿就浓烟滚滚,黑得看不清人脸,屋里每个人都以最快的速度抓起包来一眨眼就窜到了楼下,人的求生本能真是了得。
  消防车一会儿就呼啸着到了,一时间警灯闪烁,浓烟滚滚。高压水龙头疯狂地扑向火舌,围观的人群吓得“唔唔”地发出怪叫。
  大火很快被扑灭了,人们失望地离去,几个人还又伸脑袋往黑洞洞的门里看了几眼,说很不过瘾。
  望着黑乎乎的残骸,我的心也似被野火恣虐过的荒原,焦黑一片,了无生机,暮色笼罩,冷风嗖嗖,我心已奄奄一息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---
29、别人的丈夫,不碰!
---------------
 
 
  这场烈火不仅摧毁了那座正装修的精品屋,更将我对爱情的幻想涤荡的踪影全无。
  我家的女长辈们一个劲地数落我:“要复婚的你不干,上门要来当继父的你不要,有钱的嫌人老,没文化的嫌人俗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  我姑姑更是血淋淋地告诫我,像我这种身份的女人,还谈什么爱情,找个岁数大一点、经济好一点的男人,组成一个安稳的家庭,相敬如宾,善待彼此的孩子,一眨眼就可以迈入“礼运大同”世界。
  “凑福凑福,都是凑和才有幸福。”我妈又在强调她的凑福论。
  “决不!”我瞪眼扒皮地反驳。
  我已经站起来了,我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爱情。
  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三姑六婆气得瞪直了眼。
  我反而没了脾气,索性破罐子破摔:“孩子也有,小康日子也过得上,娘儿俩相依为命,了此残生,也是一种生存方式,如果不是因为爱而结婚,我干嘛要去重蹈覆辙。”
  她们哑口无言。我是个不孝之女,我的处世观点旁门左道,把长辈们刺激的心里疙疙瘩瘩。
  所幸,我的新居装修工程开工了。繁忙真是一剂疗伤的良药。记不清哪位文友说过的话:“如果想让自己忙一天,那就去开会;如果想让自己忙一个月,那就搞装修;如果想让自己忙一辈子,那就马上结婚。”我尚无忙一辈子的机遇,但这次装修却结结实实忙了两个多月。
  我掘地三尺,大兴土木,木工的电锯一拉,我已经没有时间自叹命薄。我自己绘制设计稿,带着工人去市场拉装饰板材,吆喝着搬运工往楼上运水泥沙子。我指手划脚,吆三喝四,一头木屑,晒红了脸,活像个拾破烂的女盲流。我是我自己的奴隶,我要用物质的满足驱散心灵的阴霾。
  精神胜利法的确很奏效。
  打发走了最后一拨工人,我拉过一把白色休闲椅,坐在宽宽敞敞的阳台上,白云实实在在地就飘在头顶上,像触手可及。看远处海面帆帆点点,眼前花坛里种满了黄黄绿绿的植物,二尺长的银龙鱼在巨无霸水族箱里游得正欢,挂在柱上的一对珍珠鸟在那里卿卿我我,女儿在她的日式卧室里写作业,我觉得我简直是躲在天上做神仙。人生如此,足矣,我不免沾沾自喜,便叫她云居。
  我的一帮死党同学走马灯一样地来云居参观,眼看不过瘾,还要动手,于是阳台上就经常炭烟缈缈,烤肉的香味让他们拉不动腿。在大帮兴高采烈的食客里,小丁如鲠在喉,沉默得一言不发。
  终于,小丁拖着我跳上出租车,闯进云居附近的一家上海小馆。
  喝小酒一会儿就上了脸,上海糟毛豆糟得也蹩脚。小丁大叹事业艰辛,没有房子,如今做个男人真累。
  我说,你不必羡慕我率先进入共产主义,我吃的苦只有自己明白,又能跟谁去说。你有美丽的太太,漂亮的女儿,爱情和家庭,这是最宝贵的财富,我还羡慕你呢。
  他叹了一口气,哭丧着脸说,唉!如果不是为了孩子,早就没有过下去的必要了。
  小丁当年是班里有名的阳光男孩,诙谐且帅,大帮女孩暗恋他,其中有我。
  他这是什么意思?他想说什么?
  他却只有沉默。我说,我现在拥有的虽然是离婚带来的动力所得,并不是离婚离出好处来了。面对爱情和财富,我宁选前者。当然,如果又爱得死去活来,又富得满钵流油,这样的好事,我当然要去抢。
  小丁一点也不笑。他只是喝酒,数陈自己一年之间跳了多少次槽,苦于没有自己的房子,只能妻女住岳母家,自己住父母家,每星期去看看孩子,这和离了婚有什么区别,只有乏、乏、乏,真是看不到光明。
  我说,你是个男人啊,既然现在这么难干,为什么还要给人家打工,你也该自己创业了。人的本事都是逼的,谁也没有一生下来就注定有本事的。
  他说:“我和你怎么能一样?”然后就往我杯子里倒酒,我怒其不争,一点也没有喝的胃口。
  我说你得振作,人的精神多么重要,只要有个支柱,才能有动力。
  “支柱是什么?”他问。
  “自己。”
  我说,相信自己,只要想干,就一定努力去干。何况咱有这么多同学,谁不可以帮忙。你不也帮了我多少忙吗?你帮我去送礼,帮我去交税,连公司的铜牌也是你帮着钉上墙的,我都记着,这也是动力,至少知道自己有个强大的后盾。
  “来,喝一个吧。王颖要是和你这样就好了。”小丁说着,自己先将酒一饮而尽,而我怎么地就是喝不下去。  
  “如果你喝多了,你就别勉强。”小丁语气沉重,老气横秋,把我也弄得语重心长,我说:
  “多和王颖沟通沟通,还有什么不好解决的?你有孩子啦,她要靠你们来给她遮风挡雨,大人的感情出现了裂缝,那就想办法修补,把孩子的亲情当粘合剂,尽量地补。”
  “你当初为什么不补?”
  “因为根本就没有根基,空中楼阁。”我说:“我结婚时,你问我为什么要嫁他,我不是说我看好了他的房子吗?我要有个归宿吗?你还冲我摇头,嫌我俗气。其实,我也是直到现在才明白,女人盼的归宿是一个人而不是一间房子,是背后有个男人可以让她大胆地去生活,就是这种踏实的感觉。你不必介意你没有给老婆孩子带来了什么物质上的享受,只让她们明白,生活中有你,就是喝西北风,前面也是阳光大道。”
  “你现在呢?不也挺好。你是闯出来了。”小丁还是挺不理解我的语重心长。我也长叹了口气,委委屈屈地告诉他:
  “我孤翅难飞,我对不起孩子。人生哪有那么多十全十美,我家这本难念的经我念了五、六年了。对爱情,我已经无从下手啦,那就只有把业务做好,我的公司又恢复营业了,我要让自己快乐,挣更多的钱,让自己心里踏实,这是我可以努力做到的。”
  “小丁和他太太分手了没有?”无缺显然挺感兴趣。
  “当然没有。”
  “你为什么不乘隙而入?当年那么迷恋人家,现在机会来了,还不抓紧?”无缺又在试探我,他像扫雷一样要扫除所有的隐患。
  “他是别人的丈夫,我不碰!”我坚决地说。
  “其实,你要做个入侵者,也蛮有优势的。”
  “天哪,你把我看成什么人啦。我如果是那样的人,早就想办法去傍个有大奔的大叔了,总比他的黄脸婆年轻吧。管他多大岁数,老得咳嗽几声就死了更好。我这不是自讨苦吃,非得去找那个像魂一样的爱情。”我义正辞严地对无缺说,他却总爱老调重谈:
  “那你说爱情是什么?”
  “当然就是喜欢了,我不早就告诉你了。”
  “那你喜欢我吗?”无缺翻弄着我写的《孤翅难飞》,肉麻地问。
  “别那么肉麻了,你有新疆前女友的温馨回忆,还有现在的师妹对你虎视眈眈,更有大四女生冲你面红耳赤,你那么抢手,差我这点喜欢?”
  “那可当然要的,二道茶的味道真是越泡越浓。你只有喜欢我,才可以跟着我远走天涯,我这一生注定会很漂泊,你相不相信?”无缺推了推黑边眼镜,一本正经地问我。
  “相信。但也别那么自信,至少要拐人家女儿也要给人家父母留个暗号,况且,你父母那里怎么办?他们能同意那才怪。”
  “那怕什么,出国了他们还怎么不同意,追出去?”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